不拆不逆- ̗̀(๑ᵔ⌔ᵔ๑)

窒息绝望加放弃_(:з」∠)_玄不救非氪不改命_(:з」∠)_和花嫁尼禄大概是无缘了

【梅林罗曼】献予勇者的歌

谜之OOC套餐Σ(っ°Д°;)っ

虽然不是贺文但是大家节日快乐?

顺便、单身汪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啦ヾ(๑╹◡╹)ノ"

米娜汪年大吉(〃'▽'〃)

“英雄”这个词对于罗马尼·阿基曼这样一个普通人类而言大概边儿都不沾,但是呢,如果将梅林冠以这样的称号绝对会遭到前者的激烈反对。在罗马尼看来,被称为害兽的凯茜帕鲁格和梅林平日的为非作歹相比简直相形见绌。对此,著名的不列颠赤龙阿尔托莉雅深表赞同,而后也不忘在对罗马尼真知灼见赞赏之余赠予花之魔术师看脏东西一般的眼神,以示两人交情非常,不枉师生一场。

可惜阿尔托莉雅在迦勒底自成一派,其中一个的蔑视也没给梅林带来多少打击——倒不如说通过及时地发挥了自身人渣的本质,他对阿尔托莉雅某些突出的其他方面表现了明显的兴趣和诧异。深谙梅林放浪形骸之处的罗曼医生认为对于梅林相关的任何治疗措施都已无力回天,因此最好采取自由放松的监管方式——直白点儿说就是——

“梅林你个混蛋放开我啊啊啊啊啊——”

今天迦勒底的医生也在连续工作后被达芬奇女士勒令以惨无人道的方式避免了过劳伤身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谜一样的筋力差距永远是迦勒底众多故事亘古不变的起因,在被近乎粗暴地砸在床时——即使心中已有了大概——罗马尼还是不禁为自己随后的境遇感到一丝犹疑,要说的话...总感觉和平时不大一样?

事实证明人类的直感一样不容小觑,梅林罕见地干脆侧躺在罗马尼身边而非进一步动作,两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居然意外地产生了时光静好之感。

钟表规律地转动,持续敲打着不断崩溃的世界,姑且以逞强一样的方式筑起的城墙到底能坚持多久呢?

飒——

凛风袭来,吹散了飞雪,娇嫩的花瓣漂浮在空中,任由狂风过境而不为所动,美丽而冷漠。罗马尼望见一片冰原,其上是覆盖的陈年积雪,仿佛连空气都冻结一般的幻境却并未让他感到寒冷——想也知道是谁干的,绝对支配权这种东西能存在的地方,除了冥界就只剩梦境了。

罗马尼由衷地感到惊讶,在他心里梅林大概就是其本人自述的花之大哥哥,且不论真假,至少他习惯于将自己冷清的本质藏匿在温软的轻风细雨里,虽然他本人说是认为走路开花这件事本身离谱的要命,但罗马尼大概也只看得到梅林对此的乐此不疲。

隔离的感知使周遭的一切变成了单纯的数据,自然也无法拴住罗马尼愈飘愈远的思绪。一路走来形单影只,即便毫无头绪也必须坚持到底的一个人的战斗。路途险峻曲折自不用说,至于这样的行程是否存在意义——

“那么——魔法☆梅莉的质问时刻到达啊痛痛痛——”

“所以你这个欺诈犯到底想做什么啊?!”

罗马尼用力扯着梅林的头发把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从空中拽下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嘛,平视永远是真理,闹闹腾腾的互损是必备的日常,越是在严肃认真的谈话之前越是要摆出不着调的样子。

沉寂的寒冰在虚荣的追逐中分崩离析,取而代之的花海装点成前者温柔的外衣,两个褪去伪装的人终于躺在熟悉的虚假中好好谈话。

“那么~罗马尼君~答案呢~”

“哈?你什么时候问我了?”

“哎——呀,这可真令人伤心,”梅林翻了个身,无机质的紫色眼眸摄人心魄,“那么,罗马尼·阿基曼,你认为这场旅程终点的意义是?”

罗马尼被他盯得发憷却无法作答最后也只能不抱希望地想要糊弄过去。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怎么知道这种事啊,想知道的话去问所罗门啊——”

“那么罗马尼·阿基曼作为一个普通人类又为什么要记得身为所罗门时的记忆?忘记不好吗?”

“这种事情...如果逃避的话,罗马尼·阿基曼的人生反而没有意义了吧?”

“那这种意义又能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见证人类所绘画卷的贤者疑问不肯停歇,身为普通人类的罗马尼着实无力招架,于此,他认为自己必须先如实地表述心中的想法。

“梅林,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啊啦~先—回—答—问—题—”花之魔术师心情愉快,身侧甚至还飘出几朵小花,“你总要用一些事物来衡量意义这种东西吧~”

“非要说的话......立香和玛修她们的笑容算不算?”

“为此即便是与孤独为伴也甘愿?”

“......嗯。”

得到答案的梦魔站起身来,也一并扶起了一旁的罗马尼,拍掉身上的花瓣,接着煞有介事地单膝跪地又把被吓得不轻的罗马尼的左手托起。

“唉,罗马尼君~虽然很遗憾但是看来人类总是要独立的啊~”

“呃—我可以当做你是在称赞我吗?”

“不过因为我是混血所以一直不独立也没关系的哦~”

“喂!”

“所以呢,”混血的妖精轻轻歪着头,“在罗马尼的故事结束前我都会一直粘着你哦~”

“既然你决定即便孤身一人也要战斗到底的话——”

“我将于此处见证你的坚强。”

【梅林罗曼】言听计从alter

来自咬职员证和冷度的梦——|・ω・`)然后我就默默地写出来好了(「・ω・)「嘿
(突然想看吃瘪的梅网骗)(虽然觉得最后还是医生完败)

“罗马尼君~罗马尼君~梅林大哥哥来找你玩啦~”
嗯,诸事不顺的一天,果然是世界顶级废物倾情奉献的花之噩梦作为标准结局。
出于对拯救人理和蛋糕与工作量以及玛修等的种种考虑,年方十一的迦勒底代理司令官罗马尼·阿基曼先生决定使用最为简洁明了的手段——他翻了个身,然后捂住了耳朵。

“哎~梅莉酱好难过啊,唯一的铁杆粉丝笨蛋罗马尼也不理梅莉酱吗~”
“住嘴!梅莉酱是最棒的偶像!怎么可能会和你这种人渣想法一样啊啊啊啊!”

啊——今天的对罗马尼激将法依然有效。
花之魔术师笑逐颜开,朝着猎物展开绝对攻势,罗马尼努力忽视身旁的巨型芙芙,力求在花海挣扎出一条生路。
十分钟后,罗马尼躺平放弃,颇有视死如归的气势:“说吧混蛋,你到底想干嘛?”
梦里的妖精笑得愈发灿烂,顺势趴下蹭到罗马尼身侧,指尖轻轻点在额头:“别这么说嘛,罗马尼。”

“哈?”深受其害的医生睁开一只眼睛,满满的嫌弃升华蒸腾为肉眼可见的气场,对梦魔的精神攻击宝具逐渐成型 ,在这NP将满的千钧一发之际——

“喂你个混蛋给我起来!”

罗马尼,弱化状态赋予,三色卡攻击减半外加各色魔放解除——术阶的平A本身就低,惊吓之余的多重弱化攻击数值可谓惨不忍睹。梅林笑嘻嘻地体术幻术并用,成功将攻击化为乌有。

徒有其表的伪梅莉酱楚楚可怜地坐在罗马尼旁边,饱含爱意的话语随之溢出。

“毫无用处的笨蛋悲观罗马尼今天也是不解风情的死宅一只呢★”
“呜哇——就算是梅莉酱这样也太打击人了QAQ”
“啊啦~不要露出那么没用的表情啦你个废柴!魔法★梅莉酱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啦~”
虹色的长发随着动作大幅度地摇曳,俏皮的少女背过身去:“呐~如果我回头时做到我的要求也不是不能给你些奖励啦★”
“梅、梅莉酱的请求我一定会完成的!”梅莉厨·罗马尼君的人生即将圆满,“那么我——”
“梅莉酱希望死宅罗马尼咬住自己的职员证哦★”
“——唉?!”
“果然呢,罗马尼不仅是个笨蛋死宅废柴,原来还是个胆小鬼啊——”
“不是的!梅莉酱!我、我做就是了!”

于是,迦勒底著名专家号医生罗马尼·阿基曼以过往十年只有在吃蛋糕时才会有的极度认真的态度咬住了硬邦邦的职员证。

“外日发惹欧未日帐”(特别意译:已经好了哦梅莉酱)

花瓣像雨滴一样,穿过空隙,装点时间,茫茫花海之后,眼前人缓缓转过身来——

“锵★罗马尼君~特殊奖励当然就是阿瓦隆的妖精大哥——罗...马尼?”

热情的拥抱尴尬着冷却在风里,梅林呆滞地看着表演颇为卖力的罗马尼君。
罗马尼发誓,这是他从诞生到现在张口最努力的一次——虽然只咬住了大约一半的职员证——
“稳莫让?五给偶咕告护李!未日帐是谷混咦库过样歌娆求各!”(特别意译:怎么样?我就知道是你,梅莉酱是不会提出这么没品的要求的!)

啊~这风也惆怅——那花也凄凉——
大概医生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吧~梅林大哥哥加油翻盘啊~

【贝崔】应逝之时(下)

时隔很久很久的更新(捂脸)突然交党费

欢迎评论区,在下文废热爱评论!祝各位阅读愉快!

“唔...”崔斯坦安静地躺在床上,仔细听着窗外的声音,“好像是和那天晚上一样的声音呢。”

“那天?”贝狄威尔停下正在削苹果的手,开始努力思考究竟是哪一天,片刻后露出微笑,“是呢,和那天一样...已经快十年了吧。”显然,他也还记得那个夜晚,毕竟,在那个与往常一样的寒冷与孤寂里,两个灵魂相拥取暖的场景总是让人留恋不已。

“啊,贝狄,怎么说呢...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令人悲...”未竟的话语被塞进口中的苹果块强行阻断,房间果然响起了贝狄威尔不满而略带愠怒的声音。

“请不要这么说,崔斯坦。与其在这感慨,”他又拿起一块苹果塞到崔斯坦嘴里,“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能尽快好起来。”

崔斯坦咬着苹果歪着头,没出声回应...他也不太清楚贝狄到底说了什么。年幼时他为不可逃离的黑暗苦恼,现在才知道那只是个开始。嘛,毕竟是失败品呢,名为感官弱化的副作用从他降生起就做好了蚕食他本就不完整的人生的预期。先是双眼,而后是听觉,接下来是什么呢?

对未来的迷惘被食盘落地的脆响击碎,崔斯坦听不真切,但尚未彻底,他在萦绕的黑暗中试图抓住贝狄威尔的手,却扑了个空。

“......贝狄?”没有光彩的淡金眼眸茫然寻找着附着点,崔斯坦确实担心了起来,至少这种没有回应的情况不应发生在贝狄威尔身上。

手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让崔斯坦姑且放下心来,他用力攥住友人的义肢,尽可能地放平心情然后再次出声询问:“到底怎么了,贝狄?”

“......不,没什么,崔斯坦。只是不小心打翻盘子了而已——”

“消亡的部位扩散了?”

“......是的,不过不要紧,也并没有那么严重——呃,比起我还是你的情况需要多注意一些......”

很可惜,对于贝狄威尔手忙脚乱的笨拙解释崔斯坦显然不打算领情——当然话语本身也没什么用处——他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砸到贝狄威尔怀里,摸索着找到他依旧温热的左手。果不其然,渗出的液体还没有干透。崔斯坦轻舔指尖,血腥味自舌尖蔓延至喉咙,一时间梗住了语句。

良久,崔斯坦轻轻地问了一句:“贝狄,你说,我们谁会先离开?”

贝狄威尔呼吸一窒,某种程度上这是他最不愿考虑却注定发生的事实,如今被崔斯坦如此直白地提出也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努力安慰。

崔斯坦埋在贝狄威尔身上,安静地听着他极力组织的语句与措辞化成的模糊音色。天生的悲叹之子不打算回应,也同样该不知从何接起。

人类妄想替代神明而越行其事,可惜不自量力总要付诸代价。创造伪物之人不愿直视罪责,于是客观的失败只能由伪物自身承接,比如自己愈发狭窄的世界,比如贝狄逐渐趋于消亡的躯体。

终结的方式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只是离去的时间悬而未决。崔斯坦不知该怎样看待这样的存在,在早已接受一切命运的无理取闹之后,他对于这样贫瘠的人生实在无话可说。更何况,现在来看,最后的时间也在逐渐明晰。

“——崔斯坦?”仿佛终于意识到所作所为徒劳无功,贝狄威尔拍拍怀中人,没得到回应后决定让人躺回床上好好休息。

捡起盘子,收好刀具,预备如往常一般走进厨房,结果在第一步踏出时被人拽住了衣角。

“崔斯坦?!”

“......贝狄,一起睡。”

突然的固执让贝狄威尔无可奈何,允诺处理后回来也不能起效。放下盘子的监护人终于还是钻进了被子。

“突然怎么了?”

崔斯坦闻言又黏在贝狄威尔身上,将红丝绒般的长发揉得一团糟。

“贝狄,我们明天去旅行吧。”

“嗯...想去哪里呢?”

“唔,出门之后再说吧”

“......好的,那现在先好好休息吧,晚安。”

窗外的风雪依旧猖獗,但仅限此刻,一切,尚未分离。

————————end—————————————

因为真的隔了很久所以不确定有没有BUG,虽然尽力排查了还是担心有纰漏(捂脸)。其实应该是两个失败的人造人的故事,大概是没有说清(趴......)崔是感官弱化,贝的副作用的局部细胞消亡这样.......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啦_(:з」∠)_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豹人你都要干了什么啊哈哈哈孔明老大哥23333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emmm所以一般不说话潜水吧

神秘电饭煲:

😂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拉二闪】Far On The Water(上)

脑洞来源与Kalafina的一首歌,歌名如题,是一首很温柔、很温柔的歌

宁静而美好,仿佛要悄悄融化掉一样

希望这篇文章也能让你感到温柔 (—▽—)~*

注:法老贤王向,双子设定,auo闪恩提及,不过没向CP向发展,本篇属于友情向。

 

在那片海中,居住着神明啊——

渡过分割田地的泛光小河,横穿绵延不停的森林,再翻越积满飘雪的山峦——

在遥遥梦境尽头的西边,是神明栖居的星之海啊——

耀眼的繁星点缀在深海,琉璃色的歌声沉浸在苍穹深处——

洁若皎月的神明啊,沐浴水中,歌颂那温柔的乐章——

 

古老的村子内,神明的歌谣经久不衰,但从未有人真正见过神明。

没人提起过泛光小河的所在之处,似乎也从未有人置身于莽莽榛榛的丛林之中。

被问及的大人总是笑着回应孩子们,我们也不知道呢。

孩子们总是要追着问几次,可几次之后就不再寻求无解的答案。新奇的事物很多,比如天空掠过的雁行,比如寒冬依旧绽放的花朵。如果每一件都能找到出处与目的地的话,生活未免太不安稳了。于是他们就这样长大,接着成为新的大人,注视着湿漉漉的探寻着的眸子,向孩子们转述上了年纪的回应。

不过,总是要有一些孩子是不同的,他们吵嚷着要去一见神明的真面目。

奥兹曼迪亚斯便是其中之一,大抵,也可以说是最活跃的一个。

年幼的孩子们细致规划着粗浅的行程,背着亚麻布制的包袱,浩浩荡荡地寻找泛光的小河。

他们走遍了铺天盖地的田野,摘取了整个春天的花朵,甚至还翻越了几座小山丘。但是——

孩子们在途经的村子里哭哭啼啼地望着夕阳:泛着光的小河,到底、在哪里呢?

好心的村民将这些孩子迎进房内,听闻来龙去脉后哭笑不得。

 

当然是找不到的啊,可爱的孩子们。

为什么啊?为什么找不到?

 

安定下来的孩子们像是聒噪的小麻雀,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因为那是传说啊,传说都是找不到的。

 

铺天盖地的失望在孩子间游移不散,叹气与啜泣声荡个不停。他们大都接受了理所当然的事实,百无聊赖地准备打道回府。偶尔有些伤心不已,却又在转瞬间被纺织的新衣服带走了兴趣。

仅凭一群兴味索然的孩子是找不到回去的路的,可仅听只言片语,村民也很难推测孩子们究竟住在哪里——退一步讲,即便他们知道,也未必知道正确的归途。

所幸一位旅人站了出来,他表示自己大概知道村子的位置,毕竟那也在他的行程计划之内,他可以先去一趟。最为关键的是,他有一艘足够所有孩子带在上面的大船。

将行的清晨,欢呼雀跃的孩子们在船上与和善的村民告别,兴奋地谈起一直以来居住的村庄,从田间耕作的青牛到每天早上下蛋的母鸡,仿佛村子里的一切都带上了梦幻的色彩,让人迫不及待。

奥兹曼迪亚斯沉默着坐在船头,与周遭的其乐融融格格不入。

总是微笑着的金绿色头发的旅人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趁着起航的间隙走到他的身旁。

 

虽然快要回家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奥兹曼迪亚斯抬起沾着泪水的脸庞,满眼的不甘与倔强就这么直直地撞了出去。

 

传说就一定找不到吗?

 

旅人闻言笑了笑,甩开碍事的白色袍子,揉了揉黑色的发顶,没有答话。

夜晚悄无声息地降临,折腾了一天的孩子们大都沉沉睡去——当然,例外还是有的,比如因为心情低落睡眠清浅的奥兹曼迪亚斯。

睡不好的他被一阵细碎的声响吵醒,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正想发脾气,却冷不丁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噤了声。

半晌,他才惊叫起来:是泛着光的河!

他迫不及待地想与伙伴们分享这美妙的景观,可他身边的大家都睡得很沉,他叫不起来。

垂头丧气地坐在船舱上,奥兹曼迪亚斯不抱希望地扫视了一遍整艘船,这时,他才发现,长发的旅人悠闲地坐在船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长袍被风牵引着悬在空中,金绿色的发丝随之飞舞。

奥兹曼迪亚斯不知是否该出声惊扰这浑然天成的美丽,最后只是呆呆地看着。恰巧这时旅人瞥见了他,接着转了过来,露出和善的笑容,招呼着让他过去。

奥兹曼迪亚斯挣扎了一下,还是裹着被子慢慢爬了过去。

到了旅人身边,奥兹曼迪亚斯才发现了更为神奇的事——旅人并没有在划船。

 

你、你没在划船?

是的。

可是船在动!

 

姣好的面容上还是笑盈盈地,旅人又伸手蹂躏了一番孩子的头发,随后满意地回答——

 

是这样的。

 

没用的飞哥,没用的╰(‵□′)╯
无论你说多少遍对不起……
我都好气哦╰(‵□′)╯

【樱狼】霜雪千年(3)

时隔许久突然的搬运……啊两年之前的坑……贴吧的旧稿搬完之后就要接着写了……但是感觉以前的文笔……emmmmヽ(  ̄д ̄;)ノOOC文废始终的我Σ(゚д゚lll)

等到木之本樱的默默望天在知世的一句“再不走店里打烊就没有糕点吃了哦”以及千春和利佳的无声战栗下结束时,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几人为了糕点而拼命赶路中……
终于在打烊前赶到了店铺,木之本樱果断地冲了进去:“寺田师傅,我来啦!”
“啊,小姐来啦,给您,这是新做的梨花糕。”寺田微笑,见怪不怪地看着自家小姐以绝对违反大家闺秀标准的姿势与速度消灭梨花糕……
“啊,果然还是很好吃啊,梨花糕-----啊对了,有没有、有没有……"樱眨着眼睛,一脸期待
“新口味的月饼?”寺田拿走碟子,淡定地接话。
“唉?你怎么知……"
“因为小姐很好猜哦^_^”继续微笑……
“……"可是话说不完果然还是不舒服……樱略带郁闷地低下头,无视前方微笑的知世以及与寺田问好的利佳。一方面是由于话说不完,而更严重的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新口味的月饼!!!
然而,下一刻,吃货的直觉告诉樱:抬头!于是樱顺从地抬头,用眼睛对店里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并最终发现目标!“寺田师傅!那个白色的糕点是什么?!以前没见过!”在说话的同时,樱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冲向了糕点,就在她即将向它伸出手时,糕点……飞走了……其实是被专司在店面推销糕点的山崎拿走了……
“小姐,虽然被你发现了,但还是不能让你吃这个哦^_^”
“……”委屈委屈“为什么不可以……”委屈委屈
樱继续眨眼,碧绿的大眼睛似乎氤氲出了水汽
“这个啊,是因为这个月饼有着诅咒哦(☆_☆)”
“唉?!”(>人<;)
“传说啊………"啪!
“够了!”暴怒的千春毫不犹豫地赏了山崎一个爆栗,“别在这儿忽悠我家小姐!说人话!”
……
“所以,其实是这样?”知世大小姐依然亲民地笑着“因为这个月饼的原料是买家自带的,所以现在只有一个还是给买家试吃的?”
“确…实是这样没错啦,知世小姐。”坐在一旁的奈绪子胆战心惊地回答。开什么玩笑!她不过是出门买个食材,顺便……顺便打听了一些奇闻逸事之类,店里的两个人就能搞出这种事!奈绪子在心里默默吐槽,同时狠狠地剜了一眼山崎。
“不知道原料到底是什么吗?”知世继续进行攻击
“唔……这个,当时那位公子拿来的是个白白的、凉凉的东西,他好像叫它霜雪来着…"奈绪子认真地回忆着。
“霜雪?”知世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还真不好办了呢……樱,能不能……"劝阻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戛然而止,原因的话……总觉得樱的热情在听说月饼难得之后反而高涨了……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奈绪子弱弱地补充“原本和那位公子约好了今天一起试吃成品,如果合他心意的话就能拿到所有原料……所以……如果小姐那么想吃的话,就等一会儿公子来了之后试吃……"
“真的?!”先前一直在一旁默默伤感的樱猛然抬头,双眼都闪着兴奋的光芒
“呃……真、真的”明显被自家小姐秒变的气场惊到的奈绪子扶额……小姐您什么时候能对吃的有点儿抵抗力
“可是,樱……”知世迟疑着开口,“我即刻就要回去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自己,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樱忙不迭地说,顺势拽拽千春“有千春陪我一起呢!”然后拼命眨眼
……小姐您应该是在暗示不是明示好吗……您这样知世小姐不可能看不出来的好吗,好吗!然而即便千春在心里泪流满面,明面上也只能说:“嗯…嗯!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姐的!”
知世盯了主仆两个半晌,最终优雅起身:“那好吧。既然是小樱想做的事,也就只能这样了……不过不能看到吃月饼的樱实在是太遗憾了呢……那么,明天见,小樱。”
“好的知世,明天见!”

……看着别的迦勒底一发出黑贞……歪池也是歪出五星四星……我是不是和黑贞尼禄没缘了(。•́︿•̀。)……